您的位置:首頁 > 岳飛研究 > 學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蔣捷《竹山詞》看其與宜興唐門岳氏后人的交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1-03 20:24:12  作者:王建平  來源:岳飛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檢蔣捷的《竹山詞》,發現其中與宜興唐門岳氏后人有關聯的詞有四首。從中可以看出,因為志趣相同、情意相投,蔣捷與唐門岳飛后人的交情匪淺,不是泛泛之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蔣捷《竹山詞》看其與宜興唐門岳氏后人的交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王建平(系宜興市岳研會副會長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345截圖20220103202720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檢蔣捷的《竹山詞》,發現其中與宜興唐門岳氏后人有關聯的詞有四首。從中可以看出,因為志趣相同、情意相投,蔣捷與唐門岳飛后人的交情匪淺,不是泛泛之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捷(約1245-1305后),字勝欲,號竹山,人稱竹山先生。宋末元初陽羨(今江蘇宜興)人。據錫山《蔣氏宗譜》載:其父蔣惟晃,字東陽,號文屲,醇熙五年,博學宏詞中舉,授承信郎。紹熙三年知成都府錄事參軍,充益州學教授。生于嘉定己卯(1219年),卒于元大德丁未(1307年)壽八十九。配晉陵學士佘公安裕(進士)女素玉。據楊海明教授考證,蔣捷南宋咸淳十年(1274年)中進,是當時著名的四大詞學家之一,也是進士中唯一義不仕元、抱節終身的愛國者,隱居不仕,人稱“竹山先生”、“櫻桃進士”,其人品受到后人的普遍贊揚。長于詞,與周密、王沂孫、張炎并稱“宋末四大家”。其詞多抒發故國之思、山河之慟、風格多樣,而以悲涼清俊、蕭寥疏爽為主,在宋季詞壇上獨標一格。有《竹山詞》一卷90余篇被收錄在《四庫全書》之中。 岳飛堅貞不屈的愛國主義精神成為他內心無限憧憬的榜樣,正是這一點,開啟了他與宜興唐門岳氏后人的交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唐門岳家是岳飛第三子纘忠候岳霖的后裔??菇鹈麑?、民族英雄岳飛曾于1130年駐軍唐門,夫人李娃在此生下岳霖。紹興十二年(1142)岳飛在“風波亭”遇害后,12歲的岳霖隨母親被流放至嶺南,直到紹興三十二年(1162)宋高宗趙構崩,孝宗趙繼位,為岳飛平反昭雪,岳霖才隨母親和家人返回江州。第二年(隆興元年)四月,圣旨封岳為右承事郎、贛南都督,食邑宜興。岳霖自江州來宜興,宜興百姓感念岳飛恩德,爭相奉迎,為其置田宅于唐門村。同年,岳霖在唐門的“金鉤釣月地”為其父設衣冠家。其后岳霖歷官贛南都督、廣西欽州知縣、潼川轉運判官、廣東經略安撫使等。紹熙三年(1192)十月,岳霖卒于廣州任所,其子岳珂扶北歸,安葬于岳飛衣冠家旁,景定二年(1261年)岳霖被追封為纘忠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宋末元初,蔣捷在太湖周邊流亡,一度在竺山隱居。與岳飛六世孫岳選交誼甚厚,往來密切。曾以“壽岳君選”為題,寫了《珍珠簾·壽岳君選》詞一首,為其賀壽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樓四面筠簾卷。微薰起,翠弄懸簽絲軟。樓上讀書仙,對寶狻霏轉。繡館釵行云度影,滟壽觥、盈盈爭勸。爭勸。奈蕓邊事切,花中情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奏未響昏蜩,早傳言放卻,舞衣歌扇。柳雨一窩涼,再展開湘卷。萬顆蕖心瓊珠輥,細滴與、銀朱小硯。深院。待月滿廊腰,玉笙又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祐元(1275)年,賈似道抗元大敗而歸后,元軍就趁勢南下,沒費吹灰之力,就占領了建康(南京),同年二月,元軍首領伯顏,兵分三路向臨安進發,一路奔向常州,知府趙汝鑒聞風而逃,安撫戴之泰不戰而降,獻出城池。元軍如入無人之地,進入常州城后,進行燒殺擄掠,城中居民紛紛逃離家園。而這時在宜興的老百姓,根本不知事態的嚴重,全然被蒙在鼓里,還在做太平盛世的美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宜興周鐵鎮的唐門,在岳飛昭雪后成了岳霖的封地,岳氏后裔相繼而來,顯得非常繁華。就在此時,蔣捷應岳選的邀請,前來參加壽宴,在壽宴剛開始的一瞬間,傳來了常州淪亡的消息,過慣了和平時代的生活,聽到元軍已經來到常州的傳聞,引來人們的一場虛驚,蔣捷在壽詞中把它記錄下來,就是壽詞《珍珠簾?壽岳君選》。文章根本沒有提及常州第一次被元軍淪亡這件事,一開始,交代時間,“書樓四面筠簾卷。微薫起,翠弄懸簽絲軟?!备嬖V我們壽宴是安排在風和日麗的初春季節,制造出一種美好祥和的歡樂氣氛。接著又用“樓上讀書仙,對寶狻霏轉?!蓖ㄟ^樓上讀書仙來對主人描述,照應題面“君”的形象。對寶狻霏轉。是描寫主人文質彬彬的行動,好似在等待客人的到來,加深了君子的形象,又是繼續確定時間——雖是春天,還生著火爐,但是四面的筠簾已經卷起來了,應是天氣是乍暖還寒的仲春季節?!颁賶埚?,盈盈爭勸。爭勸?!眮砻枋鰤垩玳_始的一瞬間。既寫壽宴賓客數量之眾,又寫暢飲時歡樂祥和的氣氛,把壽宴推向高潮。在上闋中還用繡館釵行云度影和在下闋的金奏、昏蜩;舞衣歌扇,繼續描寫主人的好客,邀請了樂隊和舞女來進行助興。雖然沒有提到美酒、佳肴是如何的豐盛,從中可以看出,這是一場準備充分的隆重宴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另外一首是《沁園春·壽岳君舉》。從“岳君選”“岳君舉”看,兩個人象是兄弟行,岳君舉應是岳氏后人無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昔裴晉公,生甲辰歲,秉唐相鈞。向東都治第,才娛老眼;北門建節,又絆閑身。燠館花濃,涼臺月淡,不記弓刀千騎塵。誰堪羨,羨南塘居士,做散仙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塘水滿晴云,三百樹鳳洲楊柳春。有綠衣泰曲,金飛小雁;彩衣勸酒,玉跪雙麟。前后同年,逸勞異趨,中立翻成雌甲辰。斯言也,是梅花說與,竹里山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詞的上闋先道出了主人的生日在甲辰年,又記述岳舉的功績,以“羨南塘居士,做散仙人”進行褒夸。下闕繼續對主人隱匿生活的夸贊,譽以梅竹,盛贊有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蔣捷還寫有《解連環?岳園牡丹》《南鄉子?塘門元宵》等詞篇,可以充分說明他與唐門岳家的往來十分頻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解連環?岳園牡丹》是蔣捷在岳府逗留期間的作品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妒花風惡。吹青陰漲卻,亂紅池閣。駐媚景、別有仙葩,遍瓊甃小臺,翠油疏箔。舊日天香,記曾繞、玉奴弦縈。自長安路遠,膩紫微黃,但譜東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津霽虹似昨。聽鵑聲度月,春又廖寞。散艷魄、飛入江南,轉湖渺山茫,夢境難托。萬疊花愁,正困倚、鉤闌斜角。待攜尊、醉歌醉舞,勸花自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捷中進后,正在家中等候皇上封官晉爵的佳音,可是宋室的江山傾塌的大禍即將來臨。蔣捷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,做官的美夢完全破滅了。牡丹是人人喜愛的花中之王,農歷二月中下旬,正是盛開之期。起句用“妒花風惡。吹青陰漲卻,亂紅池閣?!笔㈤_的鮮艷牡丹花,被妒花的惡風,吹落在花池四周。暗示元軍的到來,再次摧殘了人們的正常生活。蔣捷運用牡丹的凋零替代宋室的江山。他不是寫牡丹的華麗多姿,而是從牡丹花的凋謝衰敗,聯想到從北宋南遷臨安后的興衰。元軍的到來,使他觸景生情,感到無限的沮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蔣捷不但寫了岳飛后人的壽誕詞,寫了岳飛后人的庭院,還寫了岳飛后人生活的地方,一首《南鄉子?塘門元夕》,也讓我們在幾百年之后還能感受到塘(唐)門元夕的繁華和沒落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翠幰夜游車。不到山邊與水涯。隨分紙燈三四盞,鄰家。使做元宵好景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解倚梅花。思想燈球墜絳紗。舊說夢華猶未了,堪嗟。才百余年又夢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是良辰美景,但是,眼前有景道不得,蔣捷卻聯想多舛的國運,郁郁而不得歡。他甚至想到,要是岳氏的先祖岳飛能還魂在世有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此,《竹山詞》詞風開始轉折,作品開始缺少歡樂,總是帶著憂傷與無奈的痕跡。蔣捷幾十年的苦心拼搏,中進后尚未進入仕途,元軍就開始入侵,當官為民成了一枕黃粱,這對一心為官,榮宗耀祖的他,是沉重的、致命的打擊,他心情郁悶、內心痛苦,是無法用文字來形容的。雖然這些詞彌漫著濃郁的冷漠憂傷之情,但是,一首首詞卻也貫穿著他與唐門岳氏后人交往的深切之情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宜興市岳飛思想研究會副會長)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:岳飛六世孫岳選:見姚國興《蔣捷與周鐵》,載宜興市文學藝界節聯合會《藝界》2018年/增刊《蔣捷·竹山詞·簡析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選:本文參考了馬鳴齊《走近蔣捷·家鄉淪亡前夕的作品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少妇自慰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