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頭條 > 精忠特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稿:跨越時空的心靈陪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2-19 18:26:49  作者:張志成  來源:岳飛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式教授,一生研究岳飛、喜愛岳飛,追慕岳飛,以至于立下遺囑要在百年以后魂歸廬山東林寺,其背后的歷史原因何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“崇拜”一詞于中國歷史究竟源于何時。近察古籍,見《南齊書·百官志》有載:“其諸吉慶瑞應眾賀、災異賊發眾變、臨軒崇拜……則左僕射主,右僕射次?!笨梢?,至少一千五百多年前即有這一明確的提法。當然,具有近似“崇拜”意思的古語的出現應更早??磥?,“崇拜”也是古來有之,倒不必大驚小怪的。只是近來觀某些似近瘋狂的明星崇拜,不惜一擲千金的追捧,讓我費思不得其解,陷入沉思。何為崇拜?崇拜何人?又如何崇拜?細思:英雄崇拜,當是其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飛崇拜,也是英雄崇拜。岳飛崇拜,有別于今天的明星崇拜。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,他是一種對先賢志士的發自心底的欽佩,是一種持久深厚的仰慕,絕非歇斯底里的浮淺追逐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中國精神的集中體現。而當代中國精神絕非無源之水、無根之木。習近平指出:“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立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。牢固的核心價值觀,都有其固有的根本。拋棄傳統、丟掉根本,就等于割斷了自己的精神命脈?!逼渲小案畈粩唷钡摹白约旱木衩}”,也應有英雄崇拜的一席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著名史學家、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、原中華民族史研究會會長《中國不可無岳飛》一書的作者史式教授,一生研究岳飛、喜愛岳飛,追慕岳飛,以至于立下遺囑要在百年以后魂歸廬山東林寺,其背后的歷史原因何在?因為岳飛在駐防江州時,喜愛廬山風景,曾想購置田地作為退隱之地,也曾向東林寺高僧慧海表達過“屏跡山林,以養微軀”的愿望。有岳飛《寄浮圖慧?!吩姙樽C:“功業要刊燕石上,歸休終伴赤松游。丁寧寄語東林老,蓮社從此著力修?!眳s終因趙構、秦檜之輩陷害如此簡單的“奢望”竟成泡影。史教授每每念起這一番情由,一定在內心深處為英雄憤懣不平,他或許早已下定決心,百年之后魂歸山林,替英雄完成這一夙愿。這是一個完全超乎常人的選擇,史教授的百年歸宿沒有選擇與親人家眷為伴,或許他認為這種方式也是自己對心中“偶像”的追隨和慰藉,他對自己的選擇無怨無悔。這是一位當代岳飛與古人岳飛,是現代“粉絲”與古代“偶像”的情感奇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式,抗日戰爭時期曾棄學投身抗戰,自述受滿街回響的《滿江紅》歌聲的感召,開啟了一生的宋史研究之路。史教授認為“中國不可無岳飛”,包含有兩層意思:一層是中國當時不可無岳飛,第二層意思是今天的中國也不可無岳飛?!霸里w為之奮斗終身的大事業,是保護了中華民族的生存,保衛了人類文明的發展。到了21世紀,和平與發展已經是人類奮斗的大方向,這和岳飛奮斗的目標是一致的?!痹里w南征北戰十六年,為南宋打下立國100多年的基礎,這一片熱土,也是民族生存與發展的基地。史教授直言:“英雄遺愛,萬古長存!”2015年2月25日,93歲高齡的岳飛思想研究會高級歷史顧問、重慶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史式于云南臨滄仙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幸在岳飛后裔28世嫡孫、岳飛思想研究會會長岳朝軍先生的幫助下,老人最終實現了當代岳飛的,也是替古人岳飛圓了一個夢想。2018年12月4日,史式先生骨灰盒正式安放廬山東林寺。至此,英靈歸位,福地長眠,含笑九泉。在21世紀的今天,一位學界泰斗、岳研高峰,用這種常人難以理解的方式,表達對一位古代英雄圣賢的最神圣而又最莊嚴的致禮。史教授為岳飛挽詩:“出師已捷身冤死,長使英雄怒滿膺?!边@是一種跨越時空的心與心的交融,是身心的陪伴?!皢柺篱g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”,人間至情,豈只有男歡女愛!一位當代學者將深埋心底的一腔愛恨情仇,用殉道般的精神祭禮來實現,惺惺之相惜,情感之無狀,怎不令人感慨唏噓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國不可無岳飛》,這書名似乎很“口號”、很“另類”,不太符合學術常規,我認為或許作者原本就不是為了出版一部“冷冰冰”的學術著作,因為那樣只會抑制情感的宣泄,思想的肆意。然而,這的確是一位拳拳老人烈烈長風中的呼喊,喧囂紛雜中的冷靜,太平盛世中的警鐘!岳飛是大家的岳飛,也是史教授的岳飛。岳飛是史教授筆下眾多歷史人物中的一個,然而他用心、用情、用一生,去愛惜他、尊敬他、追慕他。史教授用行動來證明一切,證明中國人從來沒有“割斷自己的精神命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埋骨何須桑梓地,人生無處不青山”,遠離西子湖畔棲霞嶺,在遠方另一處青山叢林間,在民族英雄岳飛曾經無限向往的心靈棲息地,有跨越時空的心靈寄寓,是另一種方式的長久陪伴。棲霞嶺上泉水寒,但岳飛不孤單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為岳研學者張志成教授 岳飛網特別感謝?。?/span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少妇自慰在线观看